王相福说,倒座楼是山区特有的民间建筑,由于山区石多地少,村民借助山势建房,利用山地的地形和落差两家或三家共用一块平地,共用一个地基建起两层或三层石楼,其院门相反,一层是一家,二层是另外一家,三层又是一家,反映了村民的聪明和睿智,更重要的是体现了山里人相助、亲近的淳朴民风。现在村里的倒座楼,还有好几座。

  78岁的师喜莲是二层倒座楼的主人,倒座楼是她家厨房,厨房里堆了很多劈柴。除了倒座楼外,这个院子里还有北屋和东屋,均是二层小石楼,一、二层之间用木地板相隔,楼下住人,楼上放杂物。“这几所房子具体多少年了,我也说不清。”师喜莲说,目前,只有她一个人在这个院住,几个孩子都在鹤壁市区住,儿女们想让她搬进城里去住,她不愿去,“我现在还种了3分地,种有谷子、玉米,还有白萝卜和油菜,我习惯了山村生活,哪儿都不愿去。”她说。

  古山村老房子掩映林中成画卷

  由于地势较高,站在师喜莲家的二层倒座楼上,王家?村尽收眼底。放眼望去,只有几所现在的红瓦房,其余都是灰瓦、石墙的老房子,老房子掩映在一片片金黄色的香椿树林里,犹如一幅山水画卷……

  王家?村东西长约700米,南北宽约600米,村子里只有一条主街道,这条街道蜿蜒曲折,沿山势而下,全部由青石板铺就,最窄处仅有两米多宽,主街道分出的小巷子有20多条,这些小巷子和小胡同也是由青石板铺就。

  在主街道中间的台阶边儿有一个捣米臼,捣米臼凿在一块儿大青石上,为圆状形,口径约45厘米,深约60厘米,捣米臼内甚是光滑,捣米臼旁还有一个类似脸盆的放米坑,捣米的石锤也在,石锤约有10公斤重,木把近一米长。

  “据说,这个捣米臼建村初期就有,有多少人是吃着这里锤出的小米长大的,谁也说不清。”67岁的王家?村村民王贵生说,这个捣米臼四周是清一色的青石,而捣米臼的石材却是白里泛红、易琢耐磨的“驴皮石”。在大青石上有供人坐的臀坑,左边一个脚蹬,右边一个脚蹬,这种构造几乎是按现代人体工程学的要求量体设计的,可以大大减轻舂米时的体力。

  记者在王家?村采访时,碰见了回家修房子的80岁村民王怀德,他家院子里有两所小石楼和两所平房,“我们家的房子有170多年历史了,当初先辈建设房子时,东屋二楼和北屋二楼的小阁楼以及西屋平台都有门可以出入。”王怀德说,他家东屋房顶有些漏雨,他平时不在家住,这次回来是专门修房子的,他准备用“白灰配红土调成坡灰泥,把灰瓦黏在一起,不用一点水泥,让老祖宗留下的老房子原汁原貌地保存下去”。

  王怀德说,他们村2013年被住建部、文化部等部门评选为“中国传统村落”,今年又被农业部评选为“中国最美休闲乡村”,靠的就是老房子,老风俗,来展现古山村的历史风貌,来吸引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