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山西籍索赔律师:这是一次艰难的法律援助行动

  一周来,忙完律师事务所事务后,整理有关中国劳工索赔案案卷材料,成为王晨主要的“业余工作”。

  王晨,太原人,2014年2月,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在北京居住的部分劳工幸存者及遗属,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请诉讼,要求日本焦炭工业株式会社、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赔偿损失,该案于当月立案,王晨是劳工代理律师之一。“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这次之所以俯下身段,愿意赔偿并且‘道歉’,与众多中国被掳往日本二战劳工民间团体的多年努力分不开,也得益于中国法院正式立案审理中国被掳往日本二战劳工索赔案。”王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作为一名志愿者,王晨为中国被掳往日本二战劳工提供法律援助,迄今已十多年。当初,与他同时志愿为中国被掳往日本二战劳工提供法律援助的山西籍律师,有十几人,如今只有他坚持了下来。

  这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志愿行动,参与律师各项开支都是自理,“辛苦且结果难料”。

  2007年,中国劳工对日索赔诉讼案纷纷败诉,王晨与国内志同道合者开始与“日本施害企业”展开庭外和解谈判,与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等日本公司进行接触。

  律师们与日本公司进行的庭外和解谈判开展得并不轻松。“我们多次向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递交过书面要求,对方对此根本不不睬,谈判数年毫无结果。”王晨称。

  2014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在北京居住的部分劳工幸存者及遗属”索赔案,成为与“日企和解谈判”转折点。

  该起索赔案,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在北京居住的部分劳工幸存者及遗属,提出赔偿金额为每名劳工100万元人民币。同时,他们要求被告日本焦炭工业株式会社、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在17份中日报刊上刊登谢罪文稿。

  就“谢罪”文本,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代理律师与三菱综合材料公司展开艰难的谈判。日方律师期望“谢罪”文字力求和缓,中方律师则力争“谢罪”文稿必须清楚明白,字词含义不能含糊不清。

  “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提供了谢罪文初稿,我们发现,这篇初稿的关键段落,表述达不到我们的要求。我们要求修改,要求文中需要有该公司当年曾积极推动并实施了日本政府制定的强掳及奴役中国人的国策的文字;初稿中有一段表述,该公司‘承认作为当时的雇主的历史责任’,我们要求改为‘敝公司在此承认当年强掳及奴役中国劳工,对中国劳工实施了重大人权侵害,应承担责任’;初稿中写的劳工‘遇难死亡’,我们要求更改为折磨致死;初稿中,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对劳工的经济赔偿,表述为‘支出金钱’,我们要求改为‘赔偿金’或谢罪金。”王晨说。

  然而,“和解谈判”最终宣告失败。今年5月,二战中国劳工索赔案律师团发表声明,中止了与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和解谈判。直至今日,双方谈判仍未重启。

  今年7月23日,日本媒体发出了“日本三菱材料公司与中国受害者谈判团达成全面和解协议”新闻后,7月24日,二战中国劳工索赔律师团发表声明予以否认。“他们至今未对其所谓和解协议予以纠正,并且一直在回避事实,我们不可能跟他们和解。”王晨说。